他靠赌石一度成云南首富,创立的公司如今手握82亿玉石却资不抵债

  • 他靠赌石一度成云南首富,创立的公司如今手握82亿玉石却资不抵债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云南翡翠原石
摘要

云南前首富赵兴龙创立的*ST金钰(原东方金钰)又一次站在悬崖边上。12月17日晚间,在连续17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后,*ST金钰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

云南前首富赵兴龙创立的*ST金钰(原东方金钰)又一次站在悬崖边上。

12月17日晚间,在连续17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后,*ST金钰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与此同时,*ST金钰股票若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股票面值(人民币1元),将触及终止上市情形。

让人惊讶的是,*ST金钰股价却在12月18日开盘涨停,报0.95元,截至当日收盘,*ST金钰股价报收0.95元/股,涨幅为5.56%,总市值12.8亿元

他靠赌石一度成云南首富,创立的公司如今手握82亿玉石却资不抵债
制图:每日经济新闻

不过,对于*ST金钰的近6万股民来说,面值退市的风险依然存在,而接下来的2个交易日,其股价能否重回1元以上,将至关重要。

涉嫌信披违法违规遭立案调查

12月17日晚间,*ST金钰收到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因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决定对你公司进行立案调查,请予以配合 。”这是2020年最后一个月里公司收到的第二份监管部门的公函了。

12月7日,*ST金钰因虚构交易、连续2年半财报虚假记载收到上交所监管函。上交所网站显示,*ST金钰因违规事项被上交所下发监管函,并被上交所处以通报批评、公开认定及公开谴责等纪律处分。《处分决定书》显示,*ST金钰涉及虚构销售和采购交易以及2016、2017年年报、2018年半年报存在虚假记载等违规现象。

而早在今年9月16日,*ST金钰就因同样问题被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市场禁入决定书》。

证监会调查后判定:2016年12月至2018年5月期间,*ST金钰为完成营业收入、利润总额等业绩指标,虚构其所控制的瑞丽市姐告宏宁珠宝有限公司与客户之间的翡翠原石销售交易,虚构销售和采购资金流。证监会决定对*ST金钰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对其他责任人处以警告以及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的罚款。另外,由于当事人赵宁、杨媛媛、曹霞、尹梦葶的违法行为情节较为严重,行为恶劣,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依据有关规定,对赵宁采取十年市场禁入措施,对杨媛媛、曹霞、尹梦葶采取五年市场禁入措施。

靠赌石发家一度成为云南首富

据成都商报此前报道,20世纪50年代,赵兴龙出生在邳州市合沟镇小河村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自小家境贫寒,父亲早早便过世的赵兴龙只能辍学在家干农活帮母亲维持生计,割草、拣鸡粪、下地种田,赵兴龙什么活都干过。机缘巧合接触到了翡翠原石贸易。

在10多年的时间里,赵金龙自称走遍了缅甸的翡翠矿区和交易卖场。从翡翠原石估价和买卖交易起家,10多年积累下来,赵兴龙在个人财富不断积累的同时,在翡翠原石鉴定和估价方面的造诣也达到了很深的境地,圈内人送外号“赌石大王”,据传他赌石的准确率能达到八成以上。

赵兴龙曾说“中国自古就有‘乱世藏金,盛世藏玉’的传统”,“改革开放后,国民对珠宝的追捧分别经历了黄金、红蓝宝石、钻石等不同阶段,现在开始转为翡翠。”

他靠赌石一度成云南首富,创立的公司如今手握82亿玉石却资不抵债
图片来源:摄图网(图文无关)

2003年5月,赵兴龙成立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主营工艺品、饰品的销售,成立不到一年之后,赵兴龙就开启借壳之路,把其旗下云南兴龙珠宝的翡翠资产注入湖北多佳股份,介入资本市场。

通过一系列股权转让和资产转换,多佳股份在2006年8月正式更名为“东方金钰”,赵兴龙成功踏足A股市场,成为中国翡翠业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上市公司的实控人。

2007年,赵兴龙家族就以27亿身家出现在胡润百富榜单中,52岁的赵兴龙则首次登上了云南首富的宝座。2013年,赵兴龙家族再次以35亿元资产成为云南首富,排名全国富豪榜第573位,相比2012年飙升了123位。

2010年三季度,受当年玉石价格暴涨刺激,东方金钰被投资者追捧,其股价也随之水涨船高,累计上涨达160.3%,在涨幅超过大盘水平的三只牛股中位列第二,位列十大“妖股”之一,被称为“疯狂的石头”。

几年后,被称为“私募一哥”的徐翔,因涉嫌内幕交易在2015年11月被警方控制。2016年4月,徐翔被依法批准逮捕。当时,徐翔因通过马甲代持参与东方金钰定增而被市场热议。

2016年8月8日,东方金钰曾在回复上交易所下发的《关于对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股权司法冻结事项的问询函》的公告中“自曝”昔日“私募一哥”徐翔在东方金钰(600086)的“暗仓”明细,东方金钰第二大股东瑞丽金泽的股东朱向英,正是徐翔“马甲”。

“暗仓”一事曝出后,2016年4月11日,赵兴龙遂以“个人原因”为由辞去了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他依靠东方金钰打造“翡翠世家”并且一辈子从事这一行的美好愿景也暂告一段落。

手握82亿玉石变现困难

*ST金钰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其存货账面价值高达84.65亿元,占总资产的79.1%。其中,仅珠宝玉石(主要为翡翠原石、翡翠成品)的账面价值就高达82.53亿元,黄金金条及饰品则有1.54亿元。

但*ST金钰手中这些存货变现困难。根据2020年三季报,公司账面现金仅为545万元,而短期借款就高达10亿元,现金缺口巨大。公司目前已处于资不抵债状态,三季报归属母公司股东权益为-3.24亿元。公司经营已基本停滞,今年前三季度营收仅为217万元,存货周转天数达到81818天(相当于224年)。

据上海证券报,让人稍有一线期待的或许是悬而未决的破产重整事宜。2019年7月,公司被债权人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

然而,截至目前重整事宜仍未被法院受理,公司后续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若重整申请未获受理,公司存在破产清算的风险。

*ST金钰表示,公司正积极与各相关方沟通协商,争取早日引进战略投资者,通过重整化解债务危机。经营管理方面公司采取减员减负、压缩费用、保有现有业务、收缩战线等手段开源节流,努力维持公司正常经营。

等待*ST金钰的还有退市新规。目前退市新规正在公开征求意见,证监会和交易所优化退市指标,简化退市程序,提高退市效率,严打规避退市。自新规发布以来,部分绩差ST个股纷纷下跌,已经显示出新一轮退市制度改革的威慑力。

在专家看来,随着注册制的推行,近两年壳公司价值不断下降,面值退市已经司空见惯。此次*ST金钰的退市风险,也是市场生态转变的一个缩影。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

AI财经社、大众证券报、上海证券报、成都商报、每经APP